哥哥干嘛ckplayer在线视频_哥哥干嘛_哥哥干 _哥哥 干_干姐姐_妹妹干_狠狠干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:www.scxhhg.com

浓浓的精液射在三个妹妹的脸上

时间:2018-09-21 话先说在前头,我可不是什么恋妹癖之类的,这几次事件完全是我被PLAY.大妹叫文馨,念高中二年级,她交过N多男朋友,好像也不是处女了,每次看她身上都有很多草莓。 二妹羽晴,国三,快段考了!读书读到近视很深。她满可爱的,很多男生追,但是她喜欢的人始终不喜欢她,真可怜。 三妹雅婷,国一,她看起来有点儿婴儿肥,胸部已经有B了,真不可思议。 一切的一切,都因为三妹雅婷的恶作剧而开始……1. 那年夏天我回家过暑假,因为没事做嘛,我养成了睡午觉的习惯。 有天下午,我作了一个春梦,感觉很真实,但因为感觉太过强烈,我忽然醒了过来,有点恍惚,却见雅婷的同学佩姗满脸通红站在一旁……”靠邀!”我原本是担心她看见我高撑起的裤裆,伸手一遮,手掌却拍到一颗脑袋。 “唉唷!”雅婷仰起小脸,恶狠狠的道:”不准动!”说完她又将小脸埋到我跨间,将我那条不知何时被她从内裤中掏出的肉棒含入口中。 “干,你在干嘛!”我又惊又骇,妈咧,我们是很正常的家庭好吗! “那个……因为我们在玩真心话大冒险……”佩姗忸妮的说,”她被要求……那个。””神经病!”我推开雅婷,拉过棉被盖住下体,”阿你不会有点理智唷?太过份就不要玩啦!””不行啦,阿良、信仔两个男生都依约打波了,现在才说不玩很差劲耶。””屁啦,打波跟吸我老二难度天壤之别好吗!”我窘到一种极致,而且还是被自己妹妹吸,太恐怖了。 “不管,他们一定要看到你的洨,佩姗是见证人。”雅婷瞇起眼睛,”你乖乖的假装睡着了,不然我跟小米姐讲说你之前搞过群交派对的事!”我要再度澄清,我绝对没有搞什么群交派对,我们只是高中毕业旅行的时候喝酒搞错女朋友而已。 反正最后我就是被她打败就是了…… 小米是我的命啊,雅婷的个性我是知道的,宁为玉碎勿为瓦全,她是会为了自己的面子毁掉我的一生那种人。 “好……啦。”我违背良心说,”完全不甘我的事喔,我在睡觉。”说完我就倒回去,呈现大字形。 妹妹和她同学都扑哧笑出声来,老实说她同学佩姗是个V女,长大后一定吓死人。 我闭上眼睛,细嫩的手将我内裤里的肉棒掏了出来,它已经软了。 雅婷骂道:”一下子就软掉了,你很嫩耶,害我还要重来!””妈啦,是我的错就对了……啊啊啊……” 这个触感……是舌头吧? 她用超不纯熟的技术舔弄着我的肉棒,儘管我多么不想让自己变成一个变态,它还是硬了。 接着,感觉雅婷湿热的小嘴再度包附住我的肉棒,并且开始吞吐起来。 “噗……滋……噗……滋……” “喂,你不要故意弄那个声音好不好?还有注意一下你的牙齿,我快破皮了!”我忍不住起身,坐在床沿,开始教她如何口交。 “为什么你会这么懂啊,你是有帮人含过唷?”雅婷冷笑道。 为什么我会懂?因为我上一个女朋友用她的牙齿帮我老二换皮,我不得不懂啊!! 她再接再厉,将我的肉棒含入口中,这次果然学乖了。 我看着她的头顶,乌黑的秀髮扎成了马尾,身穿粉红色白色相间的T恤,实在很可爱。 “我妹有男朋友没?”我装作神色如常,跟她朋友佩姗聊天。 “没有,但是很多男生喜欢她。”佩姗说,”女生也有喜欢她,噗!”原来我妹的班级是个超级烂班,里面的人生活越黑暗越会被人尊敬,乖乖牌反而会给人瞧不起……为此,雅婷才得拚命使坏,让她同学觉得她是个坏小妞。 五分钟过去,雅婷还在拚命吸。 忽然她一坐而起,怒道:”搞屁呀,你到底要不要射啊!”我无辜的说:”不甘我的事啊,真的兴奋不起来咩。””小米。”她瞇起眼睛说,”你想像一下我是小米姐。””屁好吗?你跟她比只是个屁。”我毫不客气的回击。 “屁啦!”雅婷气的满脸通红,用力的掐住我的肉棒使劲套弄。 我还是不痛不痒的笑着。 突然她电话响起,她一手讲电话一手继续套弄。 “喂?等下啦,我在帮我哥打手枪,他一直不射……咦!”她好像发现了什么秘诀,说道:”帮我哥打手枪!”我的肉棒又不由自主的鼓动了一阵。 我妹用一种古怪的笑容看着我,说道:”你好变态,听到你妹帮你打手枪就兴奋。”最好是啦,变态的人分明就是你自己吧? 于是她开使用一些超级邪恶的台词来刺激我,好比什么”我哥肉棒好粗”、”我想给他骑,但是……”之类的话,到后来甚至丢掉手机,嗲嗲的用她绯红的可爱脸蛋磨蹭我爆涨的肉棒。 我真得有想上她的冲动了,她这么小只,倘若给我压在身下……或者是抱着她干……”雅婷,我……””哥哥……雅婷要嘛……射给我……” “我快射了……给你……” 她一听,便将我的肉棒含入口中,急速吞吐。 我在我妹妹的口腔中射出一股股浓浓的精液,感觉真变态。 “OK!”佩姗喜道,跟我妹比个OK的手势,两人兴奋的冲出房外。 房外爆出一阵欢呼与拍手声…… 我的天啊……我妹究竟跟哪些朋友在一起…… 2.自从上次被三妹雅婷利用以后,更多精彩小说就在 DEDE撸.c0m生活意外地一如往常,彷彿从未发生过这档事一样。 我甚至曾经一度怀疑,是不是我做春梦做过头了? 好在二妹羽晴与大妹文馨相继遭到雅婷大冒险的迫害,这才证实了我并不是在作梦。 羽晴的内裤被雅婷的同学信仔拿去打手枪,射得湿淋淋的然后挂在厨房。 文馨更倒楣,她在看电视时,雅婷的另一个同学冲过去对她打手枪,吓得她花容失色,拿起遥控器就往那男生的老二上K去,结果那男生被搥以后居然丝毫不气馁,整个人压到文馨身上,最后不济的射精在文馨的紫色裤袜上。 即使这几个混小子恐吓我说他有混黑道,我还是动手扁了他们一顿,白癡嘛这! 虽然有点过份,不过他们的大冒险是满爆笑的,包括拿蕃薯塞屁股之类的骇人举动,渐渐的我也习惯这几个色小鬼袭击我两个妹妹,反正他们也造成不了什么真正的危险性。 “哥,你要管好雅婷啦!”羽晴一脸嫌恶的拎着腥臭的内裤,对我抱怨。 “我有什么办法……打了他们还是笑嘻嘻的,反正他们只是开玩笑而已啊。”我无力的翻阅我的报纸,我觉得教育部长很好笑。 “有什么关係呢,他们很逗趣呀。”文馨乐呵呵的说。 “你还差点被上耶!”羽晴气愤的将内裤丢向文馨,不过沾满精液的内裤后继无力的掉在餐桌橘子上。 “干你娘,那橘子我还要吃的耶!”我惊叫。 “吼,哥你不懂啦,又不会有人用你内裤打手枪,也不会有人冲过来压你,你当然不知道怕啦!”羽晴嗔叫。 “屁好吗?我早就中标了,上次雅婷才吸过我老二……”我一不小心脱口而出,两个妹妹已经一脸惊愕。 “雅婷帮你……口……交……?”文馨结结巴巴的吐出这几个字。 “喔,对呀。”这时雅婷正好洗完澡,从冰箱拿了一瓶芬达走进客厅,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,”哥超变态,我一讲『哥哥好硬』他就会兴奋……要喝汽水吗?””变态的是你吧!?”文馨和羽晴异口同声说,不愧是我两个正常的好妹妹,羽晴跟着补上一句:”我才不喝那种没营养价值的垃圾食物咧。””去,你们还好意思说我,小时候大家还不是吵说谁要嫁给哥哥!”她们你来我往的争吵了一阵子,最后不知道怎么样又笑成了一团。 于是我们坐在一起吃橘子喝汽水看电视。 “哎,姐!”雅婷忽然问羽晴道,”你看过男生马眼没?””啊?什么叫做马眼?”羽晴惑道。 “就是这个啊。”雅婷二话不说就拉开我的裤子,掏出我的老二。 “干你娘咧!”我急忙把她推开,但是羽晴和文馨的脸蛋已经红得像是蕃茄一样了。 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雅婷得意的狂笑起来。 电视机里的黑涩会丑女们还在叫来叫去,而我们客厅里只剩下三人的沉默、与一人的狂笑声。 “咳嗯,那个……”其实我也不知道我该说些什么,但下意识我便将电视机给关掉了。 雅婷止住笑意,不怀好意的向我身边挨来,仰起小脸娇声道:”哥~来嘛~”我揍了她一下,然后把她推开,试图正经地向我另外两个正常的妹妹解释,就在我词穷时,雅婷已经将手探入我的裤裆里,握住我逐渐勃起的肉棒。 “啊啊……”我想将她的手拉出来,但她跟着凑近我耳边喊了一声哥,然后香嫩的舌尖点上我的耳垂……我输了……我被她挑逗得全身苏麻,软绵绵的动弹不得。 她再度将我的肉棒掏出裤子,不同的是,这次肉棒已经硬得龟头呈现紫酱色了。 雅婷噗哧一笑,牵起发愣的文馨,让她跪到我的跨间。 “文馨……你你你……”我看着她生晕的俏脸,她的娃娃脸上满是羞涩,微张的湿润嘴唇一开一合,好像想讲些什么,却更加地诱惑着我。 我按住文馨的头,狂念在我心中爆涨,终于,我将腰身往前挺去……粗大的龟头触上了文馨娇嫩欲滴的嘴唇,文馨整个人剧颤了一下。 “哥!”呼吸仓促的羽晴呼喊着我,好像想要阻止我做出活塞动作。 我挣扎着,理智与慾望在心中交战,文馨是个长相甜美的可爱女孩,但是她是我妹妹! 雅婷吸我还可以赖她,倘若这时我将肉棒往文馨口中送去,我就是个十足的变态了!! “吼,烦耶,lag什么啊!”正当我天人交战时,不耐烦的雅婷从后面一推文馨的头,”咕滋”一声,文馨终于紧紧密密的将我的肉棒吞入口中。 有了第一步,接下来便全交给本能去做。 文馨乖顺的吞吐着我的肉棒,我按住她的头,享受着罪恶感与快感交织的变态感觉。 “哥!”羽晴轻唤,我将她拉入怀中,将手伸进她尚未褪下的制服中,搓揉她C罩杯的雄伟胸部。 “喀喀!”雅婷娇笑不休,但我已经无暇理睬她,我姿意的蹂躏着羽晴的身躯,她的轻声呻吟传入耳中,更令我失去理智。 她用微弱的力量抵抗着我的侵略,不过她微弱的力量还是比我使尽吃奶的力量要来的大,最后她终于抵抗成功,自我的怀抱中挣脱,并从沙发上滑下去。 “换人!”羽晴慌忙的说,文馨疑惑的吐出我的肉棒。 羽晴深深呼了一口气,生涩的握住我的肉棒,其实她是害怕给我侵犯,宁愿替我打手枪也不给我亲吧。 “哥……”文馨还未说出一句完整的话,我便将她搂入怀中,强吻她的小嘴。 我跟文馨的香舌交缠在一起,掀起她鹅黄色的背心,跟羽晴不相上下的丰满乳房令人一手难以掌握。 往羽晴那边看去,只见她的粉红的双颊与草绿色的粗框眼镜呈现强力对比,我顺手一按,她的嘴唇便撞上我发烫的肉棒,她略一挣扎,还是缓缓吐出小巧的舌头,沾上我硬得发亮的龟头。 他妈的,我跟我的妹妹接吻了。 我还让我的另一个妹妹帮我打手枪、口交。 他妈的……他妈的!! 文馨秀眉微皱,轻喘无度,原来她一面与我亲吻,一面将手探入自己裙中,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自摸了起来。 羽晴也习惯了做出这些羞耻的动作,认命的将我的肉棒含入口中,看不出她一个处女竟然那么有天分,牙齿都没刮到我。 “文馨,你不是处女了吧?”我趁乱对文馨问出早就想问、却不敢问的问题。 “嗯……” “你跟几个人做过呀?” “七……八个吧?忘记了,从国三第……一次。””靠杯,你男朋友换真快……”我都不知道她在国三到 高 二之间可以换七八个男朋友,不愧是我妹妹。 “哪有……我才换四个……嗯……!” “咦?”我脑筋一时转不过来,搞不清楚状况。 “我想想看……嗯……我跟一个学长、还有一个同学……对了,还有两个不知道名字的……””屁啦,不知道名字是怎么一回事?” 她巧笑嫣然,搂住我的脖子,娇声道:”我被强姦嘛……嗯……也不算强姦,嘻嘻。””哎,快没电了,快点结束一下好不好!” 这时我们忽然惊见,一直被我们忽略的雅婷不知何时拿出了数位相机,一直在录影。 “啊!”我一惊,鬆手将文馨丢到地板上,雅婷嘻嘻一笑,将数位相机固定,她跟文馨一起跪到羽晴身旁,跟羽晴一起用舌头舔弄我的肉棒。 三个妹妹的舌头时而不时交织在一起,口水濡沐了彼此的嘴唇。 我一下插入文馨的嘴巴里、一下又在羽晴的口腔里抽送、或者是被吞吐于雅婷的唇瓣之间。 三个姊妹争先恐后的抢着我的肉棒吞,我终于到了极限,颤声道:”我……要射了!”她们三个一齐仰起俏丽的脸蛋,一股股浓浓的精液自我的肉棒中激射而出,射在三个妹妹的脸蛋上。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约法三章-不準交换